六月十二日 市川拓司

文字数 975文字

无国境少年少女团


  今天,我第一次听到了同伴的声音。他是一个叫作尤里的俄罗斯少年。比起语言,这声音更接近旋律或者香气。正因如此,我们才可以跨越语言的壁垒,更深入地了解对方。他告诉了我一切。据说,2020年对人类来说是天翻地覆的一年。最开始是南半球的森林火灾。紧接着是新冠病毒爆发、蝗虫群奇袭、飓风灾害,各式各样的灾难,如同决堤的洪水向人类袭来。在大自然威胁的恐惧中,人们瑟瑟发抖,世界一片混乱。为政者封锁国境,为自保而用辛辣的言辞攻击他国。社会变得分裂,人们彼此孤立。
  在这样的境遇中,我们便诞生了。尤里说我们是无国境少年少女团。我们之间不存在国境。只要我们愿意,哪怕是地球的另一端,都能瞬间与之相连。真是讽刺。唤醒这种能力的,毫无疑问就是那大分裂。人的构造并非生来如此。我们渴望人的体温,渴望将爱给予他人。当它被禁止时,我们的身体里,便有什么开始萌芽,那是互相连接的力量。说白了,就像是一种自带的SNS。不过,这感觉远比隔着屏幕交流来得真实、温暖。我们相互理解,彼此善待,没有丝毫冲突。这令人吃惊,也叫人觉得不可思议。听尤里说,我们的同伴正在不断增加。每天都有人在觉醒。而它只发生在十几岁的孩子身上,这似乎与大脑神经网的可塑性存在着某种关联。
  同伴里,有的少女觉醒了治愈力。其实,我也是其中一个。这也是严峻环境下诞生的幸福的附带品。邻人被病痛折磨,就轻轻将他抱紧,强烈地祷告:活下来!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仅仅只是这样,他们的痛苦便得以治愈。虽然我们不像神奇女侠,拥有打败男性的战斗力,但或许,我们能用关怀精神来拯救世界。
  或许,我们和大人所属不同种族。我们是俄梅戛,我们是阿拉法。每日每日,这个世界的善良的总和都在增加。我不再害怕明天。我祈祷,新的世界像母爱一样恩慈。对一切慷慨宽容,不为小事轻易发怒。我直觉,未来必定如此。


廖婧译

作者简介:市川拓司
1962年生于东京都。2003年发表的『现在,很想见你』改编为同名电影、电视剧,成为超级畅销作品。其他著作有『吸泪鬼 Lovers of Tears』(讲谈社文库)『恋爱写真 另一个故事』『等待,只为与你相遇』『世界的终结,竟如此温柔』等。近著『难民的女儿』(仅刊行英文版)。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