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七日 芦泽央

文字数 1,196文字

协同作业


  第十天,天空的部分终于要拼好了。
  剩下的全都是一些灰色方块,上下左右都难以分辨。偏偏……这十天来,至少出现过三十次的词汇又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毫无存在感的黄金周刚刚结束时,妻子在餐厅的饭桌上拼起了一千片的拼图,图案是乌尤尼盐湖。拼什么不好,怎么偏偏选这种地方,又偏偏挑这种图案啊。——看着透明的蓝天映在水面上,心中冒出这句话来,却没有说出口。
  我坐到妻子对面,开始挑选区分拼图四周的方块。家中只有翻找拼图方块和饭桌桌腿摇晃的声响。哗啦哗啦,嘎吱,哗啦哗啦,嘎吱。
  第一次协同作业。——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句话,我开始自嘲起来。什么第一次不第一次的,结婚都已经是第十三年了。
  但是,感觉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齐心协力做什么事情了。当年新婚燕尔,我们常常一起组装家具或做饭。然而最近这几年,当然也是因为工作时间不一致,我们都各自在自己喜欢的时间吃饭,坐在一起时也只是随便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我们已经变成了这种关系。
  突然被要求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同一屋檐下,说实话真的太难了。即便如此,刚开始的大约一个星期,我们还是会坐到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然而,过了不久,就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或者说,一开口就意见相左,剑拔弩张。
  很快,我们又开始了相互保持一定距离的生活。用餐时间也错开了。就在这种时候,妻子从网上订购的拼图寄到了。接下来的这十天,我和妻子都不说话,却自然而然地分好工,一起玩起了拼图。终于,今天即将大功告成。
  将最后一块拼图方块拿在手里的是妻子。
  她捏起拼图方块,正准备放到最后一个空缺处,却犹豫起来,停下动作。的确。我心想,若就此结束,是有点令人伤感呢。
  最后,妻子还是伸出手,把拼图方块嵌了进去。只是拼上了最后一块拼图,乌尤尼盐湖的整体轮廓就一下子清晰起来。我们二人站在饭桌旁,俯视着拼好的拼图。
  要不要去这里看看?
  近期都不能去海外旅行了吧?
  我条件反射似的回答了妻子的提议。话一出口,心里便想:坏了,又说错话了。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妻子开始默默地拆解拼图。我犹豫了几秒钟,站到她身旁,大把大把地抓起拼图方块,放回盒子里。当我伸长胳膊去抓桌子对面的拼图方块时,饭桌咣当一声塌了。
  当务之急……我脱口而出。
  是修好这张桌子。我们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我转向妻子,与她对视了一秒钟,然后我们同时笑了起来。笑声也重叠在一起。


岳远坤 译

作者简介:芦泽央
1984年生于日本东京都,毕业于千叶大学文学部。2012年凭『罪的留白』获第三届野性时代先锋文学奖,登上文坛。著有『坏事不要来』『仅属于现在的那个孩子』『某时的人质』『并不想被原谅』『貘的耳垂』『后台』『神乐坂怪谈』『该隐不曾开口』等多部。

※因系统原因,个别汉字和中文标点符号无法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