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五日 我孙子武丸

文字数 1,198文字

  久违地,闻到丈夫刺鼻的加龄臭,醒了过来。想起昨天晚上是躺在丈夫最近寝卧的沙发床上,将脸埋进他的枕头上睡下的。近两个星期以来,丈夫工作和进餐都在自己的书房,闭门不出。他说,不能传染给你。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我战战兢兢地低头看向沙发下面。丈夫果然躺在那里。从掉落在手边的手机来看,他原本是想给谁打电话,却没来得及。
  昨天早晨,我隔着门听他说话的声音还特别精神。烧好像已经退了,咳嗽听起来依然有些严重,但跟每年都会犯的咽喉炎好像也没什么不同,本人也说应该不是那种病。晚上没有出去玩,白天上班时也一直注意戴着口罩(虽然是重复使用的)。但一定是恶性感冒,做好措施防止传染当然最好不过。万一是那种病,也肯定是轻症,很快就能痊愈。才不到五十岁,又没得过什么病。
  我相信了他的话。电视上,医生也这么说。而且,我也觉得,万一病情恶化,到时再去医院也来得及。LINE的最后一条回复是昨天傍晚,那之后就没了消息。打电话他也不接,我这才担心起来,从公司强行早退,回到家后发现丈夫躺在地上,尸体已经变得冰冷。
  本想直接用掉在丈夫手边的智能机,犹豫了一下后,跑下楼,拿起走廊里的复合传真机的话筒。等等,打110还是119?
  打119。急救电话是119,没错!——不过,我应该叫的是救护车吗?
  我想起刚才触摸丈夫身体时的冰冷。
  已经死了。早就已经死了。这时还叫救护车,太傻了。即便对方能来,到现场了解情况后,一定也会马上离开。警察?社区诊所?但无论打给谁,我都无法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只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我将再也无法拥抱我的丈夫。他会直接被人送到火葬场烧掉,一旦被抬走我将再也见不到他。我不要这样。绝对不要!
  我放下听筒,踉踉跄跄地走上楼梯,走进丈夫的书房,低头看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触摸了丈夫的身体。反正刚才也摸过。有什么关系。
  这是谁的错?是谁导致了这种结果?是电视上的医生?确定检测标准的人?还是几次三番打电话去却都不肯来检测的社区诊所工作人员?抑或是……
  我缓缓地俯下身子,贴近他的身体,搂过他的头,亲吻那冰冷的唇,深深地吸气。我要把在他体内蔓延、蚕食他肉体的病毒全都吸出来。对,我还听说,病人的枕头上会有大量病毒。
  我在书房寝居的第三天早晨,出现了和丈夫同样的咳嗽症状。如我所愿。这样我就可以去见责任人了。


岳远坤译

作者简介:我孙子武丸
1962年生于兵库县。京都大学文学部哲学系肄业,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成员。作为新本格推理的代表作家之一,1989年以作品『8的杀戮』崭露头角。以作品风格多样而闻名,既有『杀戮之病』等沉郁厚重的作品,也有『人偶在被炉旁推理』等轻松诙谐的作品。担任热门游戏『恐怖惊魂夜』系列的编剧。最新作品有『怪盗不可思议绅士』『凛之弦音』『监禁侦探』『修罗之家』等。(武潇潇译)

※因系统原因,个别汉字和中文标点符号无法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