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 朝井辽

文字数 1,544文字

别样护身符


  呃,啊……不用了。
  我站在女子的身后,听到前方传来她犹豫不决的声音。女子结完账后,补了一句:请给我小票。然后耷拉着眉毛走向便利店门口。她那纤细的手腕上堆满了刚买的东西,不仅仅是我,就连店员的视线也被她艰难前行的样子所吸引。
  下一位。
  我走上前,将勉强挑选好的货品放上柜台。本来我是冲着五花肉片沙拉和两倍奶酪的卷饼来的,结果偏偏就这两样东西卖光了。这些天女朋友常常在家,昨天我俩刚吵了一架。总之,最近事事不顺,就连今天早间新闻的占卜,结果也是惨之又惨。
  新冠病毒感染者再次增多,东京都知事选举即将举行,天气预报显示未来几日将持续阴天。紧接着,好像是对以上所有信息来个总结一样,星座占卜的结果也出来了——巨蟹座运气最差。刚吵完架的第二天,久违的出勤日,这样的日子里,我想着至少星座占卜给的建议还勉强靠得住,于是记下节目中说的幸运数字,权且当作是对命运的小小抗争,然后走出了家门。是6。嗯,记住了,幸运数字是6。
  法式焗菜需要加热吗?店员主动询问。我拒绝了,并暗自开始为下午的工作加油打气。今天要开始做季度决算了。这是会计部门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之一。所以,意思是说,连月份都离我的幸运数字远去了啊。我长叹了口气。
  不过,我总觉得,那个早间新闻的占卜板块里,巨蟹座的好运度好像一直很靠后。可能因为我就是巨蟹座,才会有这种感觉吧。可就算那样也……
  这位顾客。
  听到店员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
  请问您需要袋子吗?
  对哦,我低头看了看双手,才想起来购物袋从今天开始收费了。我的脑中飞速闪过网络新闻上的那些论调:因为新冠疫情,许多国家都不提倡顾客自带环保购物袋,日本却依然按原计划施行塑料购物袋有偿政策。
  日常生活正发生着变化。政府的每一项决策都难以让人信服,我已经对他们的一举一动彻底厌倦了。人际关系逐渐扭曲变形,决算账目上的数字也令人望而生畏。虽然知道占卜栏目并不靠谱,但有时候就是想要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要。
  我花了三日元买了个塑料购物袋,拎着东西走出了便利店。不远处,一名女子正缓缓前行。正是刚才在我前面结账的那个人。看她走路的样子,还真是危险。
  突然,女子地叫了一声,有个东西从她身后掉了下来。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上前捡起。
  抱歉抱歉。
  头上传来女子的声音,我一边应和着没事没事,一边确认自己捡到的东西是什么。
  原来是购物小票。
  小票的总价一栏里写着666日元
  谢谢你。
  我站了起来。女子纤细的手腕上依旧抱着好些个刚买的物品,她耷拉着眉毛,表示抱歉。
  原来是这样。我注视着她。
  结账时特意附上的那句请给我小票,那之前犹豫再三后又拒绝了什么的样子,原来都是因为倘若要了三日元的购物袋,小票总价上那串连号的幸运数字就不复存在了。
  虽然知道占卜栏目并不靠谱,但有时候就是想要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就算双手塞满了原本用塑料袋就可以轻松拎走的货品,也要留住小票上那串数字——那有可能成为别样护身符的东西。
  下午,我们都加油吧。
  原来今天也是你的需要幸运数字日啊!我硬是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霎时间,女子的眉毛划出了一道山一样的美丽弧线。


李筱砚译

作者简介:朝井辽
出生于1989年5月,岐阜县人。2009年凭借『听说桐岛要退部』获第22届小说昴新人奖,进而登上文坛。2013年,作品『何者』获第148届直木奖。作品『世界地图的草图』获第29届坪田让治文学奖。另有作品『世界奇妙君物语』『向死而生』『无论如何都要活着』等。近作为『您的订单已收到』。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