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四日 北方谦三

文字数 1,228文字

无名的酒店


  这是一家位于海边的家庭旅馆。房子已经有些年头了,外观看上去更像是一家小型酒店。
  人生最后的日子,我要在这里经营酒店。朋友这样对我说。虽然买下它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但凭他的经济实力,应该也并非难事。
  酒店员工总共三人,朋友和他的妻子,还有他们的女儿。女儿是带着她儿子一起来的,据说还持有厨师证。 
  之后朋友的女儿亲自下厨来款待我。二楼有四间房,一楼是餐厅和居住区,我住在二楼端头的房间里。
  酒店还没有名字。
  我和朋友的对话,几乎都是围绕如何取名展开的。虽然朋友想给它取一个潇洒的名字,但首先必须要考虑的是,怎样才算潇洒。
  在非洲,有一家叫作二月二日的酒店。虽说用的是法语。
  挺与众不同的啊。二月二日有什么含义?
  是那个国家的一个纪念日,独立日还是革命纪念日来着。哦,不对,好像是建国纪念日。
  今天是七月四日吧,跟独立和革命都没什么关系啊。
  饭菜被送到了面朝大海的露台上。他们似乎是打算将此作为吸引客人的卖点。
  我品着料理,喝起了酒。料理的味道,说好也不好说坏也不坏。
  这个地方,我应该还会来住上几次。之后便会来得越来越少,然后渐渐将它遗忘。跟朋友也会渐渐疏远,变成只是互寄明信片的交情。上了年纪就是这样,除了自己,什么都无所谓。
  用过餐之后,我一边望着昏暗的大海,一边和朋友把酒言欢。餐后酒的种类,体现了朋友对于这份工作的热情。除此之外,还能体现他的工作热情的,也就只有对老宅进行了修整这一点了。
  海滨酒店?这个不行吧。静海黄昏酒店?又太普通了吧。
  跟年轻时相比,朋友的酒量是大不如前了。他连打了好几次哈欠,道了声晚安便走回室内去了。
  我倒出瓶子里剩下的格拉帕酒,给自己满满地斟上了一杯。喝到一半,我端着杯子,朝大海的方向走去。
  眼前是一片岩石海岸,一段岩壁从这里直直地探向大海。虽然没有光亮,我仍沿着岩壁前行了一小段。海面上风平浪静,小小的海浪飞溅在岸边的岩壁上,发出苍白的光芒。
  夜光虫酒店。我对着大海说,声音中已带着醉意。
  接着,我一仰头,把杯中的格拉帕酒一饮而尽。
  我转过身,看见酒店的轮廓,浮现在黑暗之中。


魏雯译

作者简介:北方谦三
1947年生于佐贺县唐津市。毕业于中央大学法学部。1970年凭借『向着明亮的街』出道。1981年创作了『遥远吊钟』,为冷硬派小说开辟了新天地。『不眠之夜』同时获得日本冒险小说协会大奖和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渴望的街』获得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近年来致力于历史小说的创作,『破军之星』荣获柴田炼三郎奖,『杨家将』获吉川英治文学奖,『水浒传』全19卷获司马辽太郎奖。还曾荣获日本推理文学大奖、菊池宽奖。『水浒传』『杨令传』『岳飞传』完结后,致力于创作以蒙古为舞台的『成吉思汗纪』。近著有『成吉思汗纪(八)杳冥』(集英社)。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