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一日 朝井玛卡苔

文字数 1,181文字

夏至的庭院


  葱葱郁郁的树枝下,她抱着笸箩摘着果子。
  晶莹剔透的红果子是院子里的山樱桃。她突然回过头,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把一颗深红的果子塞进嘴里。
  你也要吃吗?不要。我站在廊檐边,摇摇头。,她把口罩拉了回去,又在树下弯下腰。噌噌噌,摘了果子放进笸箩。
  山樱桃的果子,和樱桃很像啊。
  是樱桃同类。它的花和梅花很像,所以汉字也写作山樱桃梅。
  你真是什么都知道。我笑着讥讽。
  她是个小说家。十多年前,突然开始写小说,虽然作品不是那么畅销,不过书稿的邀约却细水长流般一直有。
  很快,她开始了昼夜颠倒的生活,忘记和我的约定,家务活也一点点地抛到一边。我从公司下班回到家,只要打开门缝,就瞧见她不是在读书或写作,就是趴在书桌上。我俩连吵架的机会都还没有,有一天,她就突然提出,想一个人生活。我回她,随便你。
  不管那条路,我们俩都不能共苦乐,我早就是一个人生活。她一直徘徊在非现在、非现实的时空里,和我不认识的人们对话。
  大丰收!你一个人是吃不完的,我帮你熬些酱备着。
  她的眼睛周围隐约泛红。是不是又发烧了,或者是阳光照射在笸箩里的深红果子的反射?
  别忙活那些啦,躺下休息会儿吧。没事,马上就好。不费事的。她脱下院子中穿的木屐,光脚踏上廊檐。她这个女人一旦说出话就一根筋到底,不听人劝。大小事都是这样。
  她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今天就要拉着一大堆书搬过去了。
  但是,三天前,她发烧了,还出现了新闻中报道的那些症状。打电话去医疗咨询中心,对方说需要到医院检查。根据诊断和检查结果,可能要直接住院。
  明天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我又叮问了一遍。当然没问题。不过,也有可能已经传染了你。要真那样的话,可就对不起了。她也重复了一遍。
  不要道歉啊。这样不像你。
  还有啊,为什么偏偏今天要穿什么围裙呢?白得出奇。
  就算确诊阳性,也不一定会死。我鼓励她,她又抱起笸箩,耸了下肩膀。
  要是能活下来,我会写信给你。LINE就行了。
  不不,还是写信。这个季节会散发出墨水的香味。
  她仰头望着六月的天空,对了,今天是夏至啊。她眯起眼睛,有些怀念地说道。


张苓译

朝井玛卡苔
1959年出身大阪府。毕业于甲南女子大学文学部。2008年,『果实鲜花』获小说现代长篇新人鼓励奖,出道。2014年『恋歌』获直木奖,『阿兰陀西鹤』获织田作之助奖;2015年『傻瓜清太郎』获大阪真正图书大奖;2016年『眩』获中山义秀文学奖;2017年『福袋』获舟桥圣一文学奖;2018年『云上云下』获中央公论文艺奖,『恶玉传』获司马辽太郎奖。近期作品有『落花狼藉』『Goodbye』『圆舞曲』等。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