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四日 石黑正数

文字数 1,220文字

  简直了!如此敏感的部位,却偏要恬不知耻地从下半身长出来,看来人类的身体还真是进化不完全。我将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开,朝下一看。身体的某个部位又红又紫,又疼又肿,用右手一摸,我忍不住地叫出了声。
  这是我的小脚趾自13岁以来又一次遭受重创,当时它就骨折了。从那以后,我比任何人都要加倍小心,步行时从不敢把脚趾舒展开,总是把趾尖紧紧蜷缩起来,轻提轻放,在狭小的地方也一定会特别留意脚下。谁知,小心翼翼了30年,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从一开始就闹不明白,人体为什么会有如此脆弱的部分。对于住在小房子里,地板上摆满家具、进屋就得脱鞋的人来说,这样一双脚未免也太不设防了。我真羡慕大象,有那样一双敦实有力的脚。就算是撞上了柜子角,也只会是柜子角被撞个稀巴烂。要不然像马蹄那样,接触地面的脚掌有一层硬壳,也不赖。
  其实,这次我之所以会受伤,除了因为人类进化不完全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小脚趾奋不顾身撞上去的那把椅子,原本就不该放在工作室的那个位置。
  从去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东京地铁银座线夜间施工所发出的噪音就会响彻深夜的住宅区。最令人感到不适的,还不是当当当敲击硬物的声响,而是从地底传到地面、让公寓楼不停颤抖的那种轻微的振动。打个比方,就像站在冰箱旁边那种令人汗毛竖起的感觉,让人难受得眼晕、手抖,无法集中精神。
  随着施工位置的变化,即使是同一间工作室,每天感觉到振动的位置点也有所不同。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把原本并排放在一起的三张办公桌分别移动到了房间的三个不同位置。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夜间施工,我踏出去的那一步本应该毫无障碍地稳稳着地,小脚趾之所以会受伤,全怪东京地铁。按他们当初的说法,不是因为施工地点的路面正好是观光巴士乘车点,所以不能在白天施工吗?可是现在别说观光巴士了,就连一个观光客都没有,都这样了还要坚持深夜施工,难道是有什么更深远的考虑吗?这事非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可。
  我再次把幽怨的眼神投向电脑屏幕。为了找到不乘银座线就能到各处去的办法,我已经揉搓着小脚趾搜索好一阵了。结果,只搞明白了两点——银座线于昭和二年(1927)开通,历史悠久,且利用起来十分便利。
  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高科技能解决深夜施工产生振动的问题吗?镭射、3D打印,或是反重力发动机什么的?
  算了,想来他们也没什么办法,谁叫我们是进化了千万年仍然连这么微小的弱点都无法克服的人类呢?这么想着,受伤的小脚趾又疼得令我皱了皱眉。最后,我在网络购物平台上买了一双拖鞋便关掉了电脑。


蔡春晓 译

作者简介:石黑正数
1977年出生于福井县。漫画家。2005年凭连载漫画『女仆咖啡厅』出道。该作品连载了11年,荣获第17届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组优秀奖和第49届星云奖(连载漫画组)。此外还有『睡觉的笨蛋』『外天楼』等多部著作。作品『我家的街猫』『天国大魔境』等正在连载中。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