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四日 恩田陆

文字数 1,051文字

找寻意义


  我用DVD观看了由罗德尼·阿彻斯导演的『第237号房间』。
  影片采访了多位深度解读过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的电影『闪灵』(1980年公映)的观众,任他们娓娓道出各自的理解与感受,是一部再普通不过的纪录片。可不知为什么,我每年都会有重温一次的想法。片名正是电影中一家三口入住并接手管理的那家酒店里,曾发生过惨案的房间的门牌号。
  电影『闪灵』并未得到原作者斯蒂芬金的认可,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且不论影片是否再现了斯蒂芬金原作的意境,仅凭其超强的紧张感和超高的完成度,作为电影来讲仍不能不说是一部杰作。
  有人说它旨在隐射屠杀印第安原住民的那段历史,也有人说它揭露了阿波罗计划弄虚作假,诸如此类的解读层出不穷,其中甚至也包括某些无稽之谈。不过,电影中的确随处可见失误矛盾,是身为完美主义者的库布里克绝不可能忽略的,一经发现和指出,必然会激发观众深入解读的欲望。
  每次观看这部纪录片,我都会对不同的假说产生共鸣,这一点颇有意思。这一次令我觉得不无可能的假说是,也许库布里克意在拍摄一部潜意识电影。据说他在拍摄『闪灵』之前,的确观看过一些潜意识感知型广告和政治宣传类影像资料。那么,库布里克通过『闪灵』这部电影,究竟想要表达怎样的潜意识呢(关于这一点,就连提出这个假说的人自己,也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深入解读是一件极有趣的事。也就是说,观众在努力探究作品深意的同时,因为观看时的状态和心境有所不同,也能体会出截然不同的意义。这种意义会随着时间而不断变化,每一次回顾所产生的新的感悟又会替换原文件。反过来说,人无法忍受没有意义、没有道理的东西。九年前的春天,我正捧着一本名为『如何往水槽下的坛子里下毒』的推理小说不肯放,小说中的死亡,有目的、有杀机,不仅仅是单纯的数字,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多年后回忆起今年的春天,我又能从中体会出怎样的意义和道理呢?到那时,若我再看一遍『第237号房间』,又会在心中对哪一种假说产生共鸣呢?


蔡春晓译

作者简介:恩田陆
1964年出生于宫城县。1992年发表处女作『第六个小夜子』。2005年凭借作品『夜晚的远足』获第26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第2届书店大奖。2006年作品『尤金尼亚之谜』获得第59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7年作品『中庭杀人事件』获得第20届山本周五郎奖。2017年作品『蜜蜂与远雷』获得第156届直木奖、第14届书店大奖。(武潇潇译)

※因系统原因,个别汉字和中文标点符号无法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