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八日 瀬名秀明

文字数 1,490文字

绝望与希望


  早上九点半,我在仙台的事务所里待命。此前我因为抑郁休了一个月的假,这一天又重新投入了工作。NHK也迅速对节目方针作出了调整,除担任解说的中村幸司以外,其余四位皆是远程视频连线。通过Skype连线来上节目,这算是头一遭。
  当天录制的是制作人坚达京子制作的BS1 SPECIAL『病毒VS人类2』,在此节目中,我担任主持,向冈部信彦、河冈义裕、大曲贵夫请教药品开发事宜。
  第一期嘉宾是押谷仁、五个公二位,主持仍由我和中村担任。上一回的录制还是在三月十一日——跟东日本大地震同一个日子。紧接着的第二天,也就是三月十二日清晨,WHO宣布全球大流行,这大概是我向专家会成员押谷老师详细请教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今年三月,电视台播放了我参与录制的100分的名著 亚瑟·查尔斯·克拉克。我将预定观众分为三类:①SF入门读者②SF轻小说读者③SF核心读者。这三者之中,我将①②视作节目目标观众,但同时也决定要顾及到并慎重对待第③类观众的感受。节目受到了第①②类观众的欢迎,同时也跟事前料想的一样,第③类读者几乎是无视甚至是居高临下地批判了这期节目。三月下旬的时候,我无意中在推特上看见有第③类读者指出了我的错误,那一瞬间,我便突然觉得,只要犯一个错误,就会让所有的努力都泡了汤,受到指责的吧。不管我怎样建议,SF社会也压根不会有所改变的吧。这是对自身、周遭、未来的否定性认知。于是我被绝望所包围,很快又陷入了六年前那样的抑郁情绪当中。我的主治医生建议我,最好推掉这一个月的工作好好休息。
  整整一个月我都没能提起笔来。不过,那段日子老翻『对自我中心主义、自恋型人格者的应对术』这本书,好像头一次明白了自出道以来,自己究竟是在为何而苦恼,于是稍稍平静下来。也能往后退上一步,来看待推特上那些批评的声音了。为免误会,我先强调一下,并非所有的第③类观众都属于自恋型,我绝不怨恨指出自己错误的人。对共同承担并迅速在官网上订正、刊登了致歉文的文本编辑部、节目制作人各位,我发自内心的感谢。能够参加这个节目,实在是太好了。
  上周我看了ETV特集,特集中介绍了雅克·阿塔利提倡的利他精神。节目中主持人提问道:您似乎一贯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您那正能量究竟是出自何处?
  雅克·阿塔利回答:正能量与乐观主义不同。积极地思考、生活,并非就是乐观主义。他这一回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SF作家克拉克标榜自己是乐观的怀疑主义者,可现在仅凭这一套是行不通的,我想一边向克拉克学习一边超越自恋的界限,畅想未来。
  不要乐观,也不要悲观,最重要的是,不要绝望。——押谷先生在2009年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节目制作人对我主持时谈到阿塔利一事表示赞同。 
  所以,对于文学,我既不乐观也不悲观,亦不绝望。只怀揣着希望。从这一天起,为了我的读者们,我重新拿起笔来。


魏雯译

作者简介:瀬名秀明
1968年生于静冈县。东北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研究科(博士课程)毕业。药学博士。1995年凭借『寄生虫・夏娃』获第二届日本恐怖小说大奖,从而登上文坛。1998年『BRAIN VALLEY』获第19届日本SF大奖。其小说题材广泛。除小说创作之外,还精力充沛地投身于非虚构类科学题材、文艺评论的创作。2011年出任日本SF作家协会会长,2013年卸任并退会。与大流行相关的著作有『与大流行战斗』(合著=押谷仁)『流感21世纪』,近年来的著作有『用这青空将你包围』『来点魔法吧』『小说 黑色・插孔』『波洛克生命体』等。

※因系统原因,个别汉字和中文标点符号无法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