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八日 京极夏彦

文字数 1,600文字

  友人分了一些七夕用的竹枝给我,以答谢为借口,我拜访了他家。友人头也不抬,招呼也不打,用恶毒的口吻说:脸色很糟啊,你该不会是发热了吧。我脸色向来如此,我说。是,这点我同意,不过我可不想被传染,友人答。只见他正在阅读一本古书。说是哪位古书老师让渡给他的,一份新选组相关者的私密记录。
  那刚好是文久二年七月初的时候。
  据说,那一年也有传染病蔓延云云。
  这段描写真叫人鼻酸啊。上面写着,棺材都做不过来。
  光是江户就死了至少七万人,看来并非夸张。
  但那次是霍乱。现在流行的不是霍乱。没有可比性。
  最先流行起来的是麻疹。东京这块地方排水不良,长屋水井厕所同一处走水。环境恶劣。夏天尤其不洁。大概很难说是卫生的。
  那是文明开化以前的事吧。如今可是拧开龙头就出自来水的时代。
  你不知道西班牙伤风吗,友人说。
  那次流行是在大正时代。文明开化早已结束,却还是死了三十五万人。说是伤风,那其实也是流行性感冒。
  或许是这样。现在医疗进步。当时是连抗生素都没有的时代吧。
  没有差别,友人说。
  流行性感冒对策实施要领制定于昭和二十九年,这次起作用了吗?霍乱在安政五年、文政五年都流行过。仅从记录来看,事态都是越发严重。从不吸取教训。连细菌都对付不了,这次可是病毒。就算研发新药,也是猫追着尾巴转圈圈,毫无进展。除了隔离感染者和消毒,没有其他办法防止病毒扩散。这从百年之前就不曾改变。说的都是一样的话。医生精疲力尽,穷人最先死去。从江户那会儿开始就是这样。国家防不了疫鬼。
  不如做场法事驱邪,我讽刺说。那样更好,友人恨恨地说。
  看不见的威胁,一旦可视,就会置换为攻击的对象。秽,变成憎恶。然而,感染者、感染源,甚至连从事医疗工作的人,都被当作秽来对待,此种愚行绝不能被允许。隔离是为了防止感染,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意义。
  你说的对,我漫不经心地附和。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除秽,本是为政者的工作。所谓政,就是这么一回事。当然,大前提是制定有理可循、实用有效的政策,然后迅速实行。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信用。驱除灾厄,需要绝对的信用。可是,这个国家的为政者历来不被信任,这已成为传统。唉。
  不过,你一向是反体制的化身,倒没有必要对你说这种话,友人说。
  就连那次地震,也几乎是老百姓凭自己的力量恢复起来的。盲信会引发战争,因此对政策要逐一怀疑。但这种时候,让百姓安心一下,也不会遭报应吧。就连今天,多摩那边也还在搞美军基地扩张的反对运动。火药味越来越浓,一点都不叫人省心。
  可你看起来悠然自得。一步也不离开你这屋子,不是吗?
  不是有你这样粗心大意的男人来访吗?江户的霍乱和大正的西班牙伤风,皆是第二波死亡人数更多。传染病随人的移动而扩散。比起江户那时候,如今移动的距离和范围变大,已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移动时间也大大缩短。不容小看。
  我没有小看。不,我不是来说亚洲伤风的事……
  我知道。你是为前日谷中五重塔失火事件而来。
  这时,京极堂终于将脸转向我。那一天,昭和三十二年七月八日是事件的

  写到这里,日期跳到了下一天。


廖婧译

作者简介:京极夏彦
1963年生于北海道小樽市。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第十五届代表理事。世界妖怪协会·妖怪友会代表代理。1994年以『姑获鸟之夏』文坛出道。1996年『魍魉之匣』获第四十九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长篇部门奖。1997年『嗤笑伊右卫门』获第二十五届泉镜花文学奖。2000年获第八届桑沢奖。2003年『偷窥者小平次』获第十六届山本周五郎奖。2004年『后巷说百物语』获第一百三十届直木奖。2011年『西巷说百物语』获第二十四届柴田炼三郎奖。2016年获远野文化奖。2019年获埼玉文化奖。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