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五日 真下美琴

文字数 1,693文字

四十分之一


  生平第一次化了辣妹妆
  第一次用Zoom软件视频聊天,比我预想中好用。电脑的另一端,由纪正专心照着镜子。我朝她说道:
  化妆真的好神奇啊!
  是呢!
  我俩都笑了,好像回到了初中时候。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朋友一起聊天说笑了。
  我在想,眼影的闪粉,是不是再抹一点比较好?
  由纪一边说着,一边往卧蚕上又抹了些白色眼影,于是我又涂了一次睫毛膏。
  昨天由纪说:明天我们用Zoom视频吧。我迅速响应:那我们一起边看教学视频边学化‘辣妹妆’吧。肯定超有意思,约起约起。由纪高兴到快要跳起来了,就像修学旅行期间我俩一起买了金桂提炼的香水时那样。
  睫毛膏涂腻了,我便开始涂唇彩。涂得太多太狠,唇彩都快滴下来了。我盖上唇彩盖,这时由纪出声了。
  日奈子,你这几天都没去高中上学吧?
  喀嚓。我彻底扣上了唇彩的盖子,看着视频画面。由纪的脸稍稍稍歪向右边,她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脸看。
  你们有个叫田口的英语老师,2月份开始不是就休产假了吗?我姐正好被派去你们学校代课。不过,3月起学校就停课了就是了。
  啪嗒。唇彩掉了,砸到了我的脚拇指。得捡起来。赶快,得赶快捡起来。
  可是我姐说,你没有坐在写有坂下日奈子名字的座位上。倒是有个叫鹤见的,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笑着说你没去上学。
  嘎啦嘎啦。地板明明是平的,唇彩却一直滚动着,离我越来越远。日奈子,你可以去死吗?——鹤见尖细的声音刺穿了我脑袋最柔软的部位。
  我一直都很担心你。
  这被子般松软贴心的声音替我包裹住了那些尖锐锋利的词语,这是由纪的声音。气氛稍稍陷入沉默,我赶紧确认麦克风是不是静音了。在给首次使用Zoom的人的建议里有写,需要确认麦克风是否静音。
  我望着已经滚远的唇彩,这时,又听到了由纪的声音。
  化妆结——束!
  由纪微笑着说,我们用截屏功能一起拍张照吧。
  只需点击右上方的按键,画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一张照片就拍了下来。还搞什么远程拍照,跟蜷川实花一样。我一边笑着一边打开了line,将照片贴了上去。
  我想起了自己去学校上学的那段日子。1月起我就没去了,所以已经是4个多月前的事了。
  一进入第3学期,座位就发生了调换,我坐到了鹤见旁边。有一次我忘了带教科书,想让鹤见借我一起看看,结果她也没带,两人因此不欢而散。那之后她便开始说我坏话,在我的教科书上涂鸦。我的课桌被搬得不知去向,便当也被糟蹋得乱七八糟。从1月底起,我就没法去学校了。
  那时的我,明明和其他同学一样,都分到了班级四十分之一的空间,却好像被周围的事物压迫得只能独自蜷缩在角落里。被霸凌前,我就一直是这种姿态,或许正因为这样才让鹤见看不顺眼吧。
  可是……我通过视频画面确认了自己的样子。
  由纪。
  什么?
  这妆,很适合你!
  日奈子也像换了个人一样。
  这么说着,由纪将刚照的照片发给我看。
  你觉得,我能改变吗?
  能改变,也可以不用改变。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谢谢。我小声说着。突然,我的脸周围发出金黄色的亮光,好似画框一样。
  和由纪结束视频聊天之后,我收到了学校发来的消息,说接下来要开始上网课了。我可以不用去学校了。只需出现在画面里,我就能成为班级的一员。在网课开始前,我要努力学习。为了不落于人后,为了不被他人压扁。
  上网课的话,每个人占据的画面都是均等的。我和鹤见一样,都是班级的四十分之一。再也不会有人来踢我的桌子,藏我的椅子了。我的教科书也能恢复干净。只需使用聊天系统,我就能找老师答疑解惑。网课,让我可以上学了。
  离高考还有两年。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我望向书架,那些我每天都在自学翻阅的教科书,书脊上正莫名地闪着光。


李筱砚 译

作者简介:真下美琴
1997年出生于埼玉县。早稻田大学在读学生。2019年凭借『#和柚莉爱捉迷藏』获第61届梅菲斯特奖,2020年登上文坛。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