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八日 田中芳树

文字数 1,096文字

奥运会和新冠病毒


  我们曾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而举国欢腾、上下忙碌,那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奥运会延期一年,消息一出,新冠病毒立刻取代奥运金牌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原本我就对这届奥运会不甚关心,延期也好停办也罢我都无所谓,但作为亲身经历过上一届东京奥运会的一代人,总难免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触。
  1964年,我还在上小学。圣火传递、恰斯拉夫斯卡的体操表演、吉辛克柔道夺冠、日本女子排球队被冠上东洋魔女的称号等等,这些事我都大致知道。我还记得我是在学校观看了电视直播的马拉松比赛。不用上课,可以全校孩子一起看电视,可把我们高兴坏了。
  那年的奥运会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并不是某选手高超的竞技水平或者某场精彩的角逐,而是闭幕式。那天天色已晚,电视屏幕上呈现出的画面,有些令人费解。各国代表团的旗手们依次出场,挥动着本国国旗朝前走,可是却只有旗手,不见选手出场。咦?这是怎么回事?正疑惑间,场内忽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体育馆的入口处一下子涌进来好多人。没有整齐地列队,各国选手三三两两地随意走入场内,有的肩并着肩,有的手拉着手,有的热情相拥,有的谈笑风生,有的走着走着突然高高跃起,朝观众席挥舞双臂。不论人种、不分民族,也无关国籍。就在我看得忘神之时,圣火逐渐熄灭,梦,也醒了。
  在我看来,这是奥运会历史上最棒的一场闭幕式。无论怎样耗费巨资,无论融入了多少奇思妙想,都不曾有任何一场闭幕式像那次那样打动我的心。而本届奥运会,却处处充斥着扬我国威的恶臭,就我个人来讲,早已没有任何观看的欲望了。
  若真想扬我国威,倒不如快快结束这场新冠病毒带来的无妄之灾,让人人都赞一句不愧是日本,当然我也知道希望渺茫。对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所做的努力,我深表敬意,但对站在后面增援的政治,我却另有话说。首先,对应采取附加罚规的强制执行这样的论调,我从根本上就无法苟同。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是那些叫嚣着通过强权和相互监视实现国民一体草根法西斯。警察接到报警,说什么有小孩在公园里玩呢,这种新闻真是令人不寒而栗。一个社会,切不可助长告密之风啊。


蔡春晓译

作者简介:田中芳树
1952年出生于熊本县。毕业于学习院大学研究生院。1978年作品『绿色草原上』获得第3届幻影城新人奖,1998年『银河英雄传说』获得第19届星云奖,2006年『莱茵河的囚徒』获得第22届宇都宫儿童奖。著作等身,代表作还有『夏日魔术』『亚尔斯兰战记』『创龙传』『铁达尼亚』『药师寺凉子之怪奇事件簿』『岳飞传』等。(武潇潇译)

※因系统原因,个别汉字和中文标点符号无法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