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六日 原田舞叶

文字数 1,237文字

燕子花开


  小葵手托着腮,趴在桌子上玩手机,无意间将视线转向窗外。小小的院子里种着一片燕子花,浑身披着尖尖的绿叶,像一支支矛一样插在地上,威风挺拔。梢头露出淡淡的紫色,感觉很快就要盛开了。
  小葵今年春天升入初中,开学第一天参加了开学典礼,之后就再也没去过学校。同学的长相和名字都还没记住,学校就突然停学了。没有安排在线课程,只能自己阅读教科书,做老师布置的习题。本来觉得这种日子好无聊啊,可真等到紧急事态宣言宣布解除,下周就要复学了,心里又想:不想去上学啊。
  父亲每天到市中心的公司上班。他昨天感叹,难得最近通勤电车上人少,现在又要挤满员电车了。母亲一直在家远程办公,现在正在客厅的桌子上开视频会议,对着电脑慷慨陈词:哎呀,我说啊,我是说啊,那个……小葵默默地打开客厅的落地窗,走进院子里。
  咦?这里原来有这些花吗?小葵心中疑惑,看着眼前这片绿色的短矛。这时,背后传来母亲的声音:怎么啦?
  这花……咱家原来有的吗?小葵也不回头,问道。啊,那个啊,是燕子花。你姥爷说,这种花在小葵出生的月份开花,特意买来种上的。母亲回答。
  小葵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马上对这片绿色的短矛产生了兴趣。其中有一根花茎,梢头已经长出硬硬的花苞。她去拿了一把厨剪,咔嚓一声把那根花茎齐根剪了下来,插进杯子里,放到屋里的饭桌上。
  这花是?挤满员电车回来的父亲精疲力尽,看到摆在桌子上的花苞,问道。小葵没有回答。这孩子,没事儿闲的。母亲噗嗤笑了起来,小声说。
  每天早中晚三餐,小葵都与餐桌上的花苞相对而坐。桌子上放着一朵花,而且是含苞待放的一朵。仅仅是这样,就感觉餐桌上的风景好像变得不同。
  今天开呢?还是明天开呢?小葵心里悄悄地等待花开。花苞渐渐变成紫色,看起来好像变大了一些。然而,感觉还差一点就要绽放时,它又好像泄了气,不准备再开花似的。花苞的尖端明明眼看着就要开了啊。是力气都用完了吗?
  是枯萎了吗?
  小葵小声自言自语,这时正在厨房吧台后面洗碗的母亲听到了。
  一定会开的。
  你怎么知道?看样子就是枯萎了啊。
  花开的时候最用力。先憋一股劲儿,然后就只待花开了。花开是自然的力量,不用担心。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花。
  被小葵这么一问,母亲笑了起来。
  因为妈妈生下了你啊。可能和那时一样。
  第二个星期,小葵的初中生活开始了。那天早晨,坚硬的花苞哗啦一下展开,燕子花开了。很快,等小葵放学回来,就会发现一朵娇嫩的紫色小花。


岳远坤 译

作者简介:原田舞叶
1962年生于东京都。2005年,『等待幸福』获日本爱情小说大奖,登上文坛。2012年,『画布下的乐园』获山本周五郎奖。2017年,『李基先生』获新田次郎文学奖。其他著作有『暗幕下的格尔尼卡』『浪击而不沉』『美丽愚者们的群像』等。最新作品为『在那幅画前』。

注:因系统原因,部分标点符号或汉字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登場人物紹介

登場人物はありません

ビューワー設定

文字サイズ
  • 特大
背景色
  • 生成り
  • 水色
フォント
  • 明朝
  • ゴシック
組み方向
  • 横組み
  • 縦組み